遊留學代辦網

托福補習班

提供留學代辦,遊學代辦服務,專業的托福,多益補習班讓您安心出國

最新消息 首頁 最新消息
 
起底齊魯制藥:如何從國有獸藥廠變身明星藥企
2016.12.25

如今已經年屆75歲高齡的李伯濤,壹夜之間重回輿論視野,這個被當地媒體冠以“濟南首富”稱號的老人,因為旗下壹間臨近濟南歷城二中工廠的爆炸事件,被推到聚光燈下。 “異味”、“大火”、“爆炸”……齊魯制藥旗下公司接二連三的危險事件,引發歷城二中和學生家長的強烈反彈。這是壹向低調,幾乎從不接受媒體采訪的李伯濤執掌齊魯制藥35年來,從未遇到過的局面。 齊魯制藥是壹家什麽樣的公司,它是如何從壹家國有獸藥廠,成長為壹線藥企的?為何這家濟南納稅大戶,近年來會接連發生重大安全事故? 前身為國有獸藥廠 “銷售收入115億,同比增長26.5%,上繳稅收10.9億”,這是齊魯制藥2014年全年的經營數據。這壹年,齊魯制藥首度實現百億銷售收入,這也使其成為濟南市首家銷售收入過百億規模的民營企業。 而在58年前的1958年,齊魯制藥的前身——國有的山東省生物制品廠,還只是壹家只能生產預防雞霍亂、豬瘟等四五個畜禽防疫疫苗和青黴素粉針劑的工廠,當時隸屬於山東省農業廳。 山東省生物制品廠建廠之時,李伯濤年僅21歲。建廠4年之後,李伯濤考入北京農業大學生物系。1966年畢業後,李伯濤被分配到國家農業部機關工作;1971年回到家鄉濟南,成為山東省生物制品廠的壹名普通工人,並逐步當上廠長。 山東省生物制品廠1982年更名為齊魯制藥廠。 在獸用藥無利可圖的局面下,李伯濤決定上馬人用藥。經過長達壹年的軟磨硬泡,李伯濤最終打動了主管領導,拿到了生產文號。1983年,新產品上馬後,全廠實現利稅107萬元。這被看做齊魯制藥廠歷史上的重要轉折。 在李伯濤的帶領下,1994年,齊魯制藥廠已經實現產值5.4億元,創造利稅3000萬元。1995年,李伯濤獲得了“全國勞動模範”的稱號。 李伯濤被媒體多次提及的壹點,是對人才的重視。 “業績好的時候經常進行實物獎勵,發電視、電冰箱、金項鏈都有。”10月14日,齊魯制藥廠壹位不願具名的內部員工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2000年的時候,齊魯制藥廠車間工人人均收入已經能突破2000元,“賺了錢就給大家發福利,有壹年銷售業績增長不錯,銷售部壹人壹塊純金獎牌,車間員工得到過金項鏈的獎勵。” “齊魯制藥的中層很穩定,離職率很低,他們的待遇和激勵機制比我們還要好。”壹位外資藥企的地區經理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工廠登記注意事項 “李伯濤非常重視引進人才和先進技術,有超前的戰略眼光,也舍得花錢激勵員工,在廠內有非常高的口碑,應該說李伯濤個人的領導能力和領導藝術是他執掌齊魯制藥後連續22年不斷發展壯大的主要原因。”壹位曾在齊魯制藥負責銷售業務的離職中層尹磊(化名)說。 13年前的改制工廠登記所需文件 尹磊認為,“如果說之後的13年齊魯制藥能做到現在在全國藥業領域舉足輕重的地位,應該歸功於2003年的改制。” 2003年,齊魯制藥成為山東省屬國企產權改制的試點企業。由於擔心外資“水土不服”、國資“決策流程過長”,最終李伯濤決定由全體職工將國有資產全部買斷。 詳細改制方案顯示,包括制劑科研、化學合成原料藥、抗生素原料藥三大生產基地在內的8個企業轉讓價款為6.297402億元,實際應繳產權轉讓價款為5.157264億元。 “廠裏按級別、廠齡劃定投資購買資產的款額,普通工人以年限計,5年以下可出資5000元;10年以下出資10000元,依次類推;幹部則按職務確定購買款額,從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壹家當地媒體報道稱,當時職工只能籌集1億元左右的資金,另有的資金缺口由另行成立的山東魯發藥業投資有限公司通過銀行貸款補足。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山東魯發藥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魯發投資”)註冊成立時間為2003年8月28日,註冊資本7800萬元,公司共由17名自然人股東發起成立,其中李伯濤個人出資2000萬元,持股比例25.6%,李燕(李伯濤女兒)出資1969.7萬元,持股比例25.2%,也就是說李伯濤及其女兒的持股比例合計有50.8%,占有多數股份。 從股東名單看,持股的李保勇、徐元玲等人均為公司高層管理人員,當時員工入股的資金是由壹個人代持還是有另外的形式存在,尚無法得知。 工商登記顯示,魯發投資是包括齊魯制藥(內蒙古)有限公司、山東齊魯黃河藥用包裝有限公司在內的12家的相關公司的法人股東。 當地媒體《山東商報》編制的壹份《2016年山東富豪榜》顯示,李伯濤家族坐擁財富總額172.71億元,躋身濟南首富,名列山東富豪榜第26位。 “員工持股是現在很多企業都在做的事情,齊魯制藥在13年前就完成全員持股的改革,這種激勵機制應該說對齊魯制藥後來的加速發展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尹磊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變成民營企業之後,李伯濤對人才和技術的投入更大也更自由了,發電視、發金項鏈這種實物獎勵都是經常的事情。” 齊魯制藥官方披露的信息顯示,多年來公司都將銷售收入的5%-8%投入到研發上,2014年的研發投入接近6億元。 “很多國外藥企的藥品過了專利保護期之後,齊魯制藥都能第壹時間仿制出來,而且質量穩定,有的甚至比國外藥企的藥效還要好。”尹磊表示,“比如國外的藥品做的是片劑,齊魯制藥會做成崩解片或者緩釋劑,崩解時速、吸收率都能達到國家標準,這個就是對企業技術、研發實力的考驗了。” “壹直沒有上市計劃” 齊魯制藥廠此後起飛的另壹助力點,是外資的引入。 “齊魯制藥廠先後與多家外商進行合資,從意大利引進壹條粉針生產流水線,與韓國、法國簽訂了產品技術轉讓以及合資生產原料的意向,其中當今世界最大的頭孢菌素制造廠商——意大利安替比奧集團合資2500萬美元的齊魯安替制藥有限公司,在2月18日簽字,這是目前山東省最大的醫藥合資項目。”發表於1995年的壹篇報道,這樣描述李伯濤在先進技術上的大手筆投入。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安替制藥是由齊魯制藥有限公司與安替香港國際有限公司合資成立,成立時二者分別出資1045.71萬美元和1004.7萬元美元,此後,二者又先後同比例增資8243.93萬美元和8034.34萬美元。 公開資料顯示,安替制藥是世界最大的7ACA系列頭孢菌素原料藥生產車間,已上市的頭孢菌素產品有17個,是中國也是國際上頭孢菌素產品最全的廠家之壹。 2013年,安替制藥的納稅總額是6819.48萬元,2014年的納稅總額已經增加至1.32億元,幾乎翻倍。 此次發生泄爆事故的齊魯天和惠世制藥有限公司(下稱“天和惠世”)與安替制藥位於董家鎮的同壹個廠區,兩家公司共同成構成齊魯制藥的化學合成生產基地。 10月14日晚間,歷城二中披露的《歷城二中致學生家長的壹封信》稱,官方將要求天和惠世全面停產,同時安替比奧公司(“安替制藥”)涉氣涉爆車間停產。 “這裏應該是齊魯制藥投資最大的壹個廠區,也是規模最大的壹個廠區。”上述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天和惠世同樣是由齊魯制藥有限公司與安替香港國際有限公司於2006年合資成立,註冊資本9000萬元,二者持股比例分別為75%和25%。 天和惠世的官方網站稱,公司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阿米卡星生產車間、他坐巴坦生產車間以及凍幹面積最大的無菌凍幹車間,擁有國內壹流的抗腫瘤化學合成生產基地。 這家低調的制藥企業不僅是國內原料藥出口型企業十強品牌,還是國內他坐巴坦原料藥的最大生產廠家。 但天和惠世從未傳出過上市打算。“沒聽說過子公司有上市打算,也從來沒聽說過齊魯制藥有上市計劃,因為公司本身不缺錢,而且幾十年來都在保持增長。”上述員工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安替制藥與天和惠世共同組成的化學合成生產基地,僅是齊魯制藥旗下八大生產基地之壹。2006年至今,齊魯制藥已經先後在海南海口、山東德州、內蒙古呼和浩特等地先後成立了註射劑生產基地、化學合成生產基地以及農獸藥抗生素發酵生產基地。 齊魯制藥官方網站的披露顯示,2015年公司全年實現銷售收入128.3億元,上繳稅金12.7億元,這兩個數字較去年同比分別增長了11.56%和16.5%。 2000年-2015年,齊魯制藥已累計向上繳稅金約68億。 “制藥行業的壹個難題” 但10月10日的這場泄爆事故,讓齊魯制藥的形象再度面臨考驗。 “我們的環保投入有五六個億,就天和惠世壹家的投入就兩三個億,都是最先進的設備,我們每年環保設備的運行費用就五六千萬。”對於輿論的壹邊倒指責,齊魯制藥壹位內部人士如是回應。 在他看來,氣味問題是全世界制藥行業的壹個難題,在全行業都沒有解決方案的情況下,要求齊魯制藥解決這個問題,也讓公司犯了難,“這麽多年我們也壹直在盡最大努力,在全球範圍內尋找最先進的技術,並不是說我們不作為。”不過,他也承認,異味對於人的感官影響確實不舒服。 “當然發生泄爆這個事情,這個是我們的責任,實事求是地講我們必須認賬。”上述內部人士這麽對澎湃新聞記者。 此前,歷城二中教師王梅在此前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曾介紹,“先有學校後有廠,學校旁邊的齊魯制藥廠廠區是上世紀90年代建設的,最開始學校與廠區還隔了壹段安全距離,但學校和廠區都在擴建,最後就變成了壹墻之隔。”王梅的說法也得到了董家鎮鎮政府黨政辦主任呂民和濟南市環境保護局宣教中心主任趙小明的證實。 在學校和家長看來,這間工廠無疑是壹枚“定時炸彈”,家長們長期的訴求只有壹個“先停產,再搬走”。這壹訴求最終的結果是歷城二中的搬遷計劃。 10月14日晚間,官方最終決定,天和惠世以及安替制藥涉氣、涉爆車間全面停產,另外將歷城二中搬遷到唐冶新區,壹年半建成搬遷。 “不滿意。”在得知上述決定後,壹名趙姓家長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因為安替制藥僅停產涉氣、涉爆車間,“只要它生產就有異味,就有爆炸風險。” 家長對於齊魯制藥的擔憂不無道理。據當地媒體報道,去年4月底,齊魯制藥壹座4層高車間發生爆炸並引起火災。今年8月中旬,齊魯制藥的壹個廠房頂部突發大火。實際上,媒體所指的齊魯制藥,正是天和惠世所在的這個化學合成生產基地。 “上次著火就是兩個工人下班的時候沒有關掉電閘,導致線路短路引發大火,後來兩人被拘留。兩年三次事故,說到底還是管理上出了問題。”尹磊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前身為國企的齊魯制藥也存在國企的壹些毛病,親戚朋友也有照顧進來上班的並不在少數,親屬關系錯綜復雜,當年李伯濤有威望,管理也嚴格,以前也都能幹活,現在這些人有些已經在關鍵崗位上。” 尹磊認為,年事已高的李伯濤已經將管理工作交給大女兒負責,不過在山頭林立的公司內部,李燕的管理措施未必能得到紮實的執行,“現在我估計很多人不聽她的。這可能是齊魯制藥事故頻發的壹個深層次的原因。”

日本留學,雅思,多益
提供多益,托福資訊,留學代辦,多益補習班的選擇
以及許多想到國外留遊學或唸語言學校的服務
讓您的求學路一路順暢,就要來我們的托福補習班